时尚地图:克罗地亚

克罗地亚是个迷人的小国家,不仅风光旖旎,而且空气清新、历史曲折,还盛产盐、橄榄油、红酒和醇香咖啡等农产品。克罗地亚咖啡不仅比奶油咖啡、榛子咖啡和美式咖啡更美味,而且只需花费2美元就能在数不清的咖啡店里享用到。但是,克罗地亚还是处在衰败之中,在我降落的那刻我就深深地感觉到这种衰败,尤其是在它的首都,萨格勒布。这是个全新的国家(公认的南斯拉夫解体后成立的国家),一种世界观,仍然保留着压制性的专制思维。从个人角度来看,偏低的阅读率和批判性反思是导致这种朴拙神秘行为的两大原因。

而这种思维究竟会如何影响新生代和那些企望自由的人们的表达方式呢?正如安东尼.德.圣埃苏克佩里的名言所说的那样,“给予一个人自由,他将会有创造欲。”克罗地亚最雄心勃勃的一群人正在西欧创造他们的毕生杰作,也只有在那里他们才可以获得在自己的国土上难以取得的各种支持。

目前,最有成就的克罗地亚时尚设计师是正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求学的马蒂亚.科普和在巴黎为马吉拉时装屋工作的马汀.马利吉克。科普的任务是发现时装制作的新奇概念,而马利吉克的感性造就了繁复的女性化服饰。

在所有人之中,这两位设计师为克罗地亚可观的时尚场景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在克罗地亚,大多数时尚设计师都是一些著名品牌的模仿者,不过现在看来也不是一桩坏事,用一种批判式思维来进行模仿本来也是一种学习的方法。

流行女装设计师亚历桑德拉.多西诺维奇,近来为她的莱洛系列增添了一款浪漫感十足的女鞋。传统的博洛沃和古丽维勒鞋价格实惠,不时地提供给顾客各种漂亮耐穿、惊喜感极强的女鞋。勒丹科是一家成立于1959年的工作坊,极大地满足了顾客对鞋子和手工制品的钟爱。

到目前为止,配饰和珠宝算得上是克罗地亚最成功的时尚品种了。在参观沿海地区时,游客们总是会寻找类似的配饰或珠宝纪念品,它们一般会出现在布满宝石珠串、河蚌珍珠和珊瑚的小店里,那里弥漫着薰衣草、迷迭香和松叶的香气。

笔者并不是一个珠宝爱好者,假如今后有这样的趋势,最有可能佩戴的还是杜布罗夫尼克、西贝尼克、柯纳瓦和科瓦内尔产的传统珠宝的正宗复制品,有时候它们的设计拥有超过400年的历史。被称为“科纳沃斯克项链”的金银丝细工珠宝,过去在杜布罗夫尼克共和国时期总是由富人佩戴,以体现她们的社会地位和她们与杜布罗夫尼克和柯纳瓦地区的联系。项链装饰着海蚌和河蚌珍珠,还有珊瑚。“莫西克”是克罗地亚北部海岸城市科瓦内尔的标志,它们在十七世纪时受着沉迷东方的威尼斯风格的影响而被制作出来。

克罗地亚人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是他们作为引进领结的第一批人将其推广到世界各地。戈登艺术是杜布罗尼克的一家工作坊,它的灵感源自杜布罗尼克的贵族情调。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他们推崇“用海蓝色天赋的触感诠释当代的纨绔主义”。他们以作为当地民族遗产的传统珠宝为灵感,制作出丝质的薄绸方巾。

还有一款创立于2004年的别致的太阳眼镜品牌,是由两个意大利人马萨洛托和瓦萨罗建立起来的,他们在克罗地亚发现了一家古老的、仍在生产的镜片工厂。他们偏爱老派的做工,并为其注入了当代的设计。最终的成品呈现出Sheriff&Cherry的复古感和现代的色彩缤纷的镜框,全由手工制作。值得一提的是,价格也十分亲民。

首都萨格勒布建有织物技术与民族博物馆和工艺美术博物馆,我们从中可以学到克罗地亚人祖先是如何穿着的。还有一个Cro-a-Porter 时装周,和一些名为时尚衣橱和时尚孵化器的小众学生秀。

在社会主义体制时期,理想的南斯拉夫女性是妻子、母亲和勤于手工制作的社会成员。时装在南斯拉夫很受欢迎,但是当地的购买力却没有蓬勃壮大,而且市场也是很有限的,因此人们会去的里雅斯特或维也纳的商店购买新潮时装,或者他们也会变得非常善于进行手工制衣。

从传统意义角度上看,手工制作的服饰在民族服饰中是很受推崇的,而成品往往是精心制作的斯洛文尼亚镀金绣品或者帕格岛蕾丝制品,最早可以追溯到十五世纪。

在今日,购买时装的方式有了稍许的变化,因为有了所有人都可以光顾的快时尚零售商和网上购物商店。不像许多西部城市乱成一团的快时尚商店,这里的Zara时装店十分整洁,而且这个品牌还会给人在心理上产生一种高品质的印象。克罗地亚的Zara店是笔者能买到合适商品的唯一一家Zara时装店。从大体上来说,克罗地亚女性很喜欢打扮自己,而她们的理想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穿着高档的、稍稍有些叛逆的女性形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