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斯拉夫:解体后一分为七独立后的各个国家过得都怎样?

不同与苏联的和平演变,南斯拉夫解体是多重矛盾影响下的最终结果,而一分为七后,纷纷独立的南联盟国家,却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结局。

曾称霸巴尔干半岛的南联盟如流星般陨落,而留在老一辈记忆中的或许也只剩那段峥嵘岁月和辉煌的过去。

“我们是欧洲唯一自己解放了自己国土的网民”,南斯拉夫领袖铁托曾这样说道。

而回顾南斯拉夫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就初露端倪的南斯拉夫,其国运始终与地区乃至国际局势息息相关。

即便是铁托横空出世也只能于一时“扶大厦之将倾”,等到铁托逝世后,等待南斯拉夫的则是更多的矛盾与危机。

因此,虽然南斯拉夫的解体看似是历史必然,但深究其背后的原因,我们可以对斯拉夫民族主义进行更深刻的探究,同时也能对当下巴尔干地区的局势与发展做出前瞻性的解读。

除奥地利和匈牙利从法理上继承了奥匈帝国外,在奥匈帝国的故土上,独立出来的克罗地亚、塞尔维亚、斯洛文尼亚三个民族共同建立了“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王国,并与1929年改名为南斯拉夫。

同属于南斯拉夫人种的三个民族在推翻德意志人和匈牙利人的统治后渴望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但殊不知即便是兄弟民族也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刚刚成立的南斯拉夫注定在这个动荡的局势下难以生存,随着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响,南斯拉夫不仅在外部面临着纳粹的猛烈攻击,同时还不得不协调国内复杂的民族矛盾。

在生与死的考验下,曾经并肩奋斗过的南斯拉夫人,逐渐被不同的民族和宗教信仰所分化。

基于“南斯拉夫”的国家认同,被民族认同所取代,亲纳粹的克罗地亚人对塞尔维亚人施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杀,而之后塞尔维亚人也进行了疯狂的报复。

可以说,此时的“南斯拉夫”已经名存实亡,民族矛盾已经在南斯拉夫人之间划下了难以逾越的鸿沟。

即便之后,铁托凭借着强大的个人魅力和非凡的才能,将南斯拉夫重新拧到了一起,但依旧难以弥合不同民族和不同信仰的人之间的裂痕。

而等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铁托领导的抵抗者复国成功,建立全新的南斯拉夫已经迫在眉睫。

对于南斯拉夫来说,铁托可谓是“天降紫微星”,但身为克罗地亚人的铁托,注定难以让所有人满意。

吸取了二战中自相残杀教训的铁托,为了团结各族网民,迫于束手无措对“大塞尔维亚主义”进行了打压,然而这一举动不仅让他和兰科维奇决裂,还引起了塞尔维亚人的普遍不满。

两族长久以来的矛盾开始不断升温,却在铁托的铁腕下仍保持着一份暴风雨前的宁静。

在二战中出了大力而本身人口又占优势的塞尔维亚人,开始谋求一条出路,等到米洛托维奇上台,借由1974年修宪削弱联邦权力,科索沃问题被摆上台面,塞尔维亚人与其他民族的矛盾也愈发加剧。

1991年到1999年的四场内战,塞尔维亚人难求一胜,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波黑相继独立。

在斯洛文尼亚与克罗地亚相继独立后,塞尔维亚与黑山一起组成了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2006年,黑山宣布独立,连同一直存在争议的科索沃在内,辉煌一时的南斯拉夫一分为七,分化为了七个小国。

回顾奥匈帝国解体、南斯拉夫建立到如今巴尔干半岛上依旧莫衷一是、斗争频繁的这段历程,我们能够看到,不同民族的人可以基于共同的利益短暂地走在一起,但是在当下民族主义高涨的大环境下,各国只会愈发的壁垒分明。

南斯拉夫主义难以在巴尔干半岛上落地生根,而在欧美的挑拨与介入下,南斯拉夫注定不能作为区域强国存在。

在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推崇不结盟的南斯拉夫在内忧外患下,还是逃脱不了四分五裂的命运。

如果说当年社会主义阵营中苏联是公认的老大哥,那南斯拉夫则无论从经济实力还是军事水平来看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二。

位于欧洲南端的南斯拉夫拥有着绝佳的地理位置,而铁托奉行的不结盟政策又使得南斯拉夫在华约和北约之间能够左右逢源,为自己谋取到了最多的利益。

因此,当年的南斯拉夫虽然内里矛盾不断但外表依然光鲜亮丽,而解体后,各个独立的国家日子就没有那么好过了。

从自西向东的地理位置分布来看,不可否认七国国力曾呈现出了依次递减的状态。

西北端的斯洛文尼亚虽然国土面积狭小,但凭借着科佩尔港的繁荣,在脱离南斯拉夫后,斯洛文尼亚搭上了欧盟的快车,按下了经济发展的快车键。

所以,在继承了南斯拉夫丰富的遗近况,斯洛文尼亚逐渐向“西”靠拢,而这关键一步也使得其日渐成为了一个发达国家。

从1991年独立到2004年同时加入欧盟和北约,斯洛文尼亚用自己积极的投诚姿态向欧美递交了投名状。

而在这之后,斯洛文尼亚也得到了正向的反馈,这对于人口稀少的小国家来说,也足以令其步入发达国家的行列。

但值得注意的是,阔起来的斯洛文尼亚恨不得抹去自己曾经姓“社”的那段历史。

近年来,无论是充当欧美的桥头堡在巴尔干半岛上搅弄局势,还是充当北约手中的傀儡向中国发难,“南欧小瑞士”并没有向瑞士一样平和,相反却继承了“巴尔干火药桶”的传统,颇有些上蹿下跳的滑稽。

而斯洛文尼亚的近邻克罗地亚,作为当年南斯拉夫的主干成员日子就没有那么惬意了。

虽然海岸线狭长,但相较于斯洛文尼亚科佩尔港优越的地理位置,过于破碎的海岸线并没有让克罗地亚在地中海地区的国际贸易竞争中脱颖而出。

与周边的意大利和希腊相比,克罗地亚的地理位置过于深入,而意大利和希腊,无论是从经济水平上还是区位上,都比克罗地亚更适合成为国际物流的中心。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克罗地亚足球黄金一代的成长让世人再度想起了它曾经的辉煌。

以莫德里奇为核心的格子军团,在世界杯和欧洲杯上都打出了不俗的表现,而最后时刻的功亏一篑也像当年的南斯拉夫一样,注定难以登上最高的山峰。

但总的来说,在七国之中,克罗地亚发展也算不错,在陆续加入欧盟和北约后,克罗地亚也逐渐融入了西方的价值体系,真正地得到了欧国外家的认可。

而除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步入发达国家行列外,其余几国的发展就不尽如人意了。

被克罗地亚包围的波黑,经过波黑内战后几乎一蹶不振,残酷的种族清洗更是将其钉在了欧洲文明的耻辱柱上,因此,直到今天,波黑拿得出手的,或许也只有首都萨拉热窝的知名度罢了。

而另外的两个小国黑山和北马其顿以及充满争议的科索沃,则几乎是欧洲最贫穷的地方。

前段时间北马其顿足球运动员潘德夫以一己之力在世界舞台上为北马其顿正名,这已经是作为小国所能发出的最大的声音。

因此,对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来说,或许午夜梦回时,南斯拉夫仍然是他们甘愿沉醉其中的美梦。

各党派围绕着亲欧美还是亲中俄始终争论不休,但作为当时意识形态对立的关键一方,塞尔维亚入欧之路注定十分坎坷,而在这一过程中,科索沃也是避不开的关键问题。

另一方面,随着黑山的出走,塞尔维亚已经失去了港口变成了一个内陆国家,这对于经济的发展十分不利。

世纪之交接连不断的四场内战已经耗尽了塞尔维亚的元气,现在的塞尔维亚没有完整的工业体系,没有稳定的经济增长点,可以说是空有“大国”的地位而没有“大国”的底气。

所以,对于现任总统武契奇来说,如何在东方和西方之间做好平衡,如何在两方之间为自己赚取到更多机会,则是更为核心的问题。

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塞尔维亚无疑选择了两头下注:一边继续向国外欧盟寻求帮助,另一边也积极参与到了中国一带一路的建设当中,渴望通过南联盟两国建立的深厚友谊来为自己多谋一条出路。

对于生活在巴尔干半岛上的网民来说,对比过去和现在的生活,每个人心中都一定有不同的答案,但巴尔干半岛上的各民族究竟是分是合,或许选择权也从来都不在他们手中。

深究南斯拉夫解体背后的种种原因,巴尔干半岛上复杂的民族与宗教问题影响重大。

当时的南斯拉夫流传着“八字真言”,而境内的三种宗教、四种语言、五大民族、八个自治地区等都加剧了政治的复杂性和局势的不确定性。

首先,东正教、天主教和教的不同信仰,让人们之间的隔阂始终难以消除,并且在信仰的加持下,不同自治共和国和地区的网民,都对有着相同信仰的其他国家,持有一份难以言喻的亲近。

而在国家动荡之际,这种亲近感甚至能压过基于南斯拉夫的国家认同,这也就给了外国势力干涉南联盟内政的可乘之机。

千年来,欧洲的文化传统基本都是建立在宗教之上,所以不同信仰的人更是难以形成共同的文化认同。

因此“泛南斯拉夫主义”不过是空中楼阁,很难真正地形成南斯拉夫文化,也自然就不足以让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都将其视为最高目标。

其次,塞尔维亚族、克罗地亚族、斯洛文尼亚族、马其顿族、黑山族混居却又对立的局面也令南斯拉夫难以形成民族融合的共同体。

与中国不同,南斯拉夫各民族的矛盾经过二战已经变得难以调和,铁托在位时致力于推进人口占比最多的塞尔维亚人和克罗地亚人共治天下,为此甚至不惜牺牲了塞尔维亚族的利益,但这种试图消除民族差别的行为却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更加强化了彼此之间的不同,并一步步将塞尔维亚推向了对立面。

而波黑的成立更是人为地制造出了一个民族混合地。因此,数年后波黑成为一片焦土也暗示了民族融合永远无法实现。

如果波黑战争还是南斯拉夫的内斗的话,那科索沃战争,这场注定永载史册的战争则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欧洲的格局。

围绕着科索沃地区阿尔巴尼亚人和塞尔维亚人的矛盾,围绕着东正教与教之间的信仰纷争,科索沃地区的塞阿两族已经走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塞尔维亚对科索沃独立运动的打压不仅给了北约发兵轰炸的借口,同时还使得同样信仰教的阿拉伯国家也卷入了这场纷争。

在各方势力的角逐下,科索沃变成了真正的人间炼狱,但对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普通人来说,他们又何其无辜。

到如今,南斯拉夫的辉煌已经成为了历史,或许漫步在七国街头还能依稀看到一些当年的痕迹。

但正如当年那支叱咤欧洲的贝尔格莱德红星已经走向落寞一样,盛极一时的南斯拉夫不过也是昙花一现,人们追忆着它曾经的繁华,但也只能对着如今科索沃地区的满目疮痍叹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