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洲神秘古国秘鲁的特色食物

秘鲁位于南美洲西部,濒临太平洋,她的面积不算小,在拉美地区仅次于巴西、阿根廷和墨西哥,居第四位。“秘鲁”并不是这片土地原有的名字,而是西班牙人后来加给她的,然而由于年代久远,不能有确切的信息,其来源至少有三种说法,比较流行的一种是西班牙人沿用了印第安人克丘亚语“玉米之仓”的发音,因为这里是盛产玉米的土地。

秘鲁的一切都那么不一样,好像另外一个星球,这里有萌萌的美洲驼(大羊驼、小羊驼、骆马),有号称“绿色天然荷尔蒙”的玛咖,有被古印第安人誉为“圣草”的古柯等等。另外,你可能对玉米和土豆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两种经济作物已经成为全球最重要的经济作物,然而,你能想象西班牙人刚刚见到这两种植物时的惊异表情吗?秘鲁远离欧亚大陆,西面是浩瀚的太平洋,东面是巍峨的安第斯山脉,从地理上讲相对独立,所以形成了一系列独具特色的动植物和习俗,这一期我们讲讲秘鲁那些稀奇古怪的美食。

讲到秘鲁的特色美食,就不得不先简单讲讲秘鲁的民族,因为秘鲁的特色美食与秘鲁的民族有很大关系。在欧洲人来到美洲之前,美洲是印第安人的天下,然而这些印第安人并不是铁板一块,而是分为大大小小不同的印第安部族,这些部族相互攻伐,后来形成了三大文明古国,分别是玛雅帝国、阿兹特克帝国和印加帝国,其中,印加帝国的大部分国土都处于现在秘鲁境内。

根据墨西哥人种生态学家维克托·托莱多在20世纪末的统计,拉美现在有489个印第安民族,秘鲁有57个。秘鲁境内的印第安人有907万,仅次于墨西哥(1000万),而秘鲁的人口总数才3000万多点,这几乎占了总人口的近1/3。秘鲁印第安人的主体是印加帝国的后裔克丘亚人,另外还有被印加帝国征服过的艾马拉族。除了印第安各族以外,秘鲁的印欧混血人(梅斯蒂索人)占了大部分,另外还有一点西班牙人、非洲黑人、华人和日本人。秘鲁不太受非西班牙裔欧洲白人的待见,几次想吸引欧洲白人大规模移民,都没成功。所以,秘鲁跟阿根廷、乌拉圭不同,秘鲁受土著文明影响很大,这在秘鲁的美食上表现得最透彻。

秘鲁虽然是土豆的故乡,却和玛雅帝国、阿兹特克帝国一样,属于玉米文明。如今,秘鲁的玉米有55种之多,白玉米、黄玉米、黑玉米、紫玉米和杂色玉米等,真有点眼花缭乱。秘鲁的美食,基本上都跟玉米有关系。秘鲁人喜欢将嫩玉米磨碎,包在玉米叶子里煮熟,叫作“乌米塔”(humital);也喜欢将老玉米浸湿后磨碎,包在香蕉叶子里煮熟,叫作“塔马尔”(tamal),这两种都类似于中国的粽子。秘鲁人喜欢的各种汤也都与玉米有关,有一种以磨碎的库斯科嫩玉米粒为主料,加青蚕豆、土豆、新鲜奶酪和调料做成,叫作“拉瓦“(lawa);中部山区有一种叫做“帕塔斯卡”(patasca)的汤,是用盐水煮玉米粒、牛蹄和猪内脏做成的;北部流行一种面糊汤(espesado norteno),是将嫩玉米粒加牛胸肉、香菜、青豆、木薯、秘鲁裂瓜和牛奶烹调而成。可见,玉米真的是渗透到秘鲁人饮食的方方面面,即使是饭后甜食也离不开玉米。一般来说,秘鲁人的饭后甜食有两种,一种是紫玉米面糊,原料是紫玉米和甘薯粉,加上从西班牙传入的某种干果和糖渍水果,如酸樱桃、桃或苹果等;另一种是用黄玉米粉、奶油、葡萄干和混糖做成的。另外,饮料方面也离不开玉米,在库斯科和安第斯山区,自古以来必备的酒精饮料是一种被称为“奇恰”(chicha)的玉米酒。由于玉米在古代秘鲁一直是具有神圣和神话的意味,据神话称,阿亚尔兄弟建立帝国都城库斯科时,就是从教给人们种植玉米开始的,所以用玉米酿造的奇恰酒也是神圣的。

其实,在秘鲁,也不是什么美食都以玉米为主要原料,例如,一种被称为“塞维奇”的典型秘鲁菜肴是一种用柠檬汁腌制的海贝。秘鲁拥有漫长的海岸线,且处在秘鲁寒流和赤道暖流的交汇处,渔业资源丰富。秘鲁人制作“塞维奇”时,先用尖刀撬开一种秘鲁特有的黑贝,将贝肉切成很小的小块,放在容器里,然后将柠檬汁淋在海贝上,再加入食盐、辣椒和洋葱丁,将这些东西混在一起用力搅拌,然后放在旁边让它慢慢地变软。在吃的时候,佐以木薯、甘薯和煮熟的嫩玉米粒,这菜肴味道酸辣,鲜美可口。

仅从饮食上就可以看出,秘鲁深受印加古文明的影响,然而,这个曾经强盛一时的帝国,这个秘鲁古代文明的最高阶段,在1531年被一位大字不识的西班牙人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只带了168名士兵(106名步兵,62名骑兵)就毁灭了。皮萨罗以突然袭击的方式俘获并囚禁了印加皇帝阿塔瓦尔帕,在勒索了大量黄金后又背信弃义处死了阿塔瓦尔帕,印加帝国从此灭亡。据说,皮萨罗勒索的黄金可以装满整整一间大房子。

印加帝国有发达的手工业,他们擅长开采黄金并加工成人物和动物塑像以及各种装饰品,现在很多被保存下来的黄金制品安放在哥伦比亚的黄金博物馆内进行展览。哥伦比亚的黄金博物馆是世界上最大的同类博物馆,保存有上万件黄金稀世珍品,下一期我们来讲讲哥伦比亚的黄金博物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