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土耳其高看利比亚意在抢夺东地中海控制权

据报道,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10月3日与土耳其签署经济和海事谅解备忘录,为两国在碳氢和石油领域的双边合作进一步铺平道路。土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在签署协议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证实,预计双方还将签署天然气协议。这是自2019年后双方签署海上划界协定后的又一次达成合作协议,进一步凸显了土耳其对利比亚的战略重视,也意味着将进一步借助土利合作强化对东地中海的控制特别是对能源利益的争夺。

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后,利比亚国内政治持续分裂,两个敌对政府在外国势力支持和操纵下争夺控制权,国内冲突不断升级并延续了近10年。其中,民族团结政府及支持它的武装控制的黎波里等西部地区,国民代表大会与哈利法·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结盟,控制东部和中部地区、南部主要城市及部分西部城市。目前,民族团结政府获得联合国承认并得到土耳其和卡塔尔等国支持,“国民军”则获得沙特、阿联酋、埃及、俄罗斯和法国等国的支持。

在“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内战期间,土耳其自失去北非上百年后首次出兵地中海南岸,对利比亚内战进行强硬军事干预,不仅及时解救了被围困的民族团结政府,还趁火打劫与其签订海上划界即海洋资源分配协议,不仅遭到阿拉伯世界强烈批评,几乎引发埃及出兵,还激化了与希腊乃至欧盟的矛盾。土耳其如此大动干戈介入非洲事务,战略意图显而易见。

首先,土耳其希望扩大对北非的政治影响力,重拾昔日奥斯曼帝国君临地中海的历史辉煌,为执政党的合法性增光添彩。

土耳其的前身奥斯曼帝国曾经统治亚非欧500多年,在16~17世纪鼎盛时期,地中海几乎等同于奥斯曼的内海。1911年,在与日渐崛起的西方列强博弈中,奥斯曼帝国失去全部地中海南岸属地,利比亚更是其大国之梦破碎之地。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利比亚得失对于土耳其掌控地中海有非同一般的象征意义。

2006年,土耳其海军上将古尔德尼兹首先提出“蓝色家园”的概念,即国家不再局限于陆地,也包括海洋或水上国家。随着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执政以来,“蓝色家园”成为土耳其新海洋政策的核心理念,并在土耳其新奥斯曼主义的推动下不断获强化。“后卡扎菲时代”利比亚内战,特别是民族团结政府被围困在的黎波里,给了土耳其借机敲竹杠进而重返非洲的良机。阿拉伯国家对昔日宗主国卷土重来都十分警惕和排斥,将土耳其的地区大国野心称为“奥斯曼威胁”的回归。

“阿拉伯之春”爆发以来,随着土耳其国力增强、地缘政治压力加大以及能源需求增加,土耳其开始尝试扩大自身专属经济区,主动参与到东地中海油气勘探博弈中,以此加强其海上势力及活动的合法性。

2010年,塞浦路斯与以色列签署海洋划界协议,以期为吸引跨国企业勘探天然气提供法律上的便利。2011年9月,为了尽快抢食东地中海油气勘探的大蛋糕,土耳其与尚未被国际社会承认的北塞浦路斯政权签订东地中海油气勘探协议。由于该协议仅仅局限于北塞浦路斯狭小的近海区域,所以该协议远不能满足土耳其的战略需求。土耳其遂转向埃及和利比亚,希望与两国签署海洋划界协议。不过,因2011年“阿拉伯之春”导致埃及穆巴拉克政权倒台,土耳其原定于与穆巴拉克政府签订海洋划界协议的计划告吹。只是随后爆发的利比亚内战又为土耳其参与东地中海博弈提供了一个重要契机。

2019年11月27日,土耳其以对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提供军事支持和援助为由,借机与民族团结政府签订了海上划界协定。根据协议,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将以大陆架为原则划分东地中海地区边界,其中土耳其的大陆架囊括了塞浦路斯和希腊的部分专属经济区。此外,双方也签署了军事合作协议。土耳其签署该协议是出于扩大土在东地中海海上管辖范围的考虑,不仅可以借机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在东地中海区域展开联合勘探,还可以在利比亚大陆架上进行钻探作业。由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疲于应对内战且不具备领海管辖和资源开发能力,因而,该协议实质上是其以海洋经济权益换取土方的军事支持,单方面承认土耳其在东地中海和利比亚沿海开采能源的权利。2020年1月2日,土耳其议会批准与利比亚的海上军事协议后,军方随即在利比亚境内组建作战和军事培训中心,协调和管理向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提供的援助。

如果土耳其能在利比亚建立稳固的政治和军事基础,再加上对北塞浦路斯的军事化部署,土耳其便能构建东地中海战略三角,进而控制地中海东北部大片海域,从而获取在东地中海的能源主导权。

最后,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结盟也是为了缓解其在东地中海博弈中面临的压力。

纵观整个东地中海区域,除未被国际社会承认的北塞浦路斯政权,土耳其没有其他盟友。在此特殊背景下,利比亚的战略地位得到凸显,被土耳其高看为其在东地中海参与博弈的重要盟友。自土耳其在东地中海开展油气勘探作业以来,欧盟对其进行了强烈谴责,并于2019年11月对土耳其实施制裁。同时,东地中海国家为了打压土耳其的非法勘探行为,成立了以埃及、以色列、希腊、塞浦路斯等东地中海沿岸国家为主的东地中海天然气论坛,以此向土耳其施压。

为了缓解在东地中海的博弈压力,土耳其不惜出兵利比亚,通过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结盟,提升其在东地中海参与博弈的军事实力。这一方面以强硬的姿态应对法国、俄罗斯等大国在东地中海对土耳其战略空间的挤压;另一方面也为了削弱由希腊、塞浦路斯、埃及、法国以及以色列等国的联合势力。

尽管近来土耳其与沙特、阿联酋以及以色列的关系有所缓和,但随着俄乌战争的持续化,北溪管道油气泄露问题、能源供给和能源安全对于环地中海国家乃至整个欧洲而言都至关重要。因此,在涉及东地中海能源问题上,东地中海论坛成员绝不会轻易承认土耳其与利比亚签订的海洋协议。10月3日,希腊谴责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的协议是非法的。

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来看,土耳其高看利比亚的背后重在东地中海博弈。利比亚对于土耳其在中东地区以及整个地中海地区而言具有重要地缘战略价值,不仅能使土耳其扩大其在北非的政治影响力,提升区域大国地位,也能帮助土耳其争夺东地中海的能源勘探主导权,更能以此与希腊、埃及、塞浦路斯、法国等国进一步博弈。(作者简介:孙远,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