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沦为内陆国的波黑是如何从克罗地亚拿到24公里海岸线的?

南斯拉夫曾是巴尔干半岛上的强国,后来在民族分裂的内部环境以及他国势力的干扰之下走向解体,分裂出了6个国家,彻底从地图上消失。

在这6个国家当中,除黑山、斯洛文尼亚分别拥有293公里及47公里海岸线%的海岸线,都被克罗地亚一个国家占有,算上岛屿总长约5835公里,而剩余国家没有海岸线和出海口,基本都是内陆国。

波黑也差一点沦为内陆国,但克罗地亚将佩列沙茨半岛一小段海岸线公里),波黑便拥有了可以通往亚得里亚海的出海口“涅姆港”。

这个涅姆港的存在非常特殊,它横跨在克罗地亚领土之间,将其领土划分成南北两半。究竟,克罗地亚是如何继承大部分海岸线公里海岸线“让”给波黑?

前南斯拉夫地图有小欧洲之称,具有多民族、多宗教的特点,其主体民族是斯拉夫人的后裔。公元4-7世纪,欧洲爆发民族大迁徒,当时有一批斯拉夫人南迁至巴尔干半岛腹地定居,并在取代原始土著居民的之后,与其融合同化成新的民族群体—南斯拉夫人。

▲斯拉夫人起源于波兰的维斯瓦河河谷地带,南斯拉夫人是斯拉夫人的南部分支

南斯拉夫人虽有着相同的族源与语言,但他们并没有往民族一体化的方向发展,反而逐渐演化出了多民族分支,这与巴尔干半岛的地理环境以及宗教文明脱离不了干系。

巴尔干半岛处在亚非欧三大洲的交汇处,濒临地中海、亚得里亚海、黑海等重要海域,具有非常重要的地缘战略位置,历年以来都是大国的必争之地,所以在这种强邻环伺的背景下,巴尔干半岛逐渐形成多方势力割据的政治局面。

加上其地表条件崎岖不平,大部分都是山地,导致生活在当地的居民都处在不同的地域,基本是相互隔离的状态,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聚集区,这才给了南斯拉夫民族区域性分散发展的条件。东正教、天主教和教的到来,成了南斯拉夫民族分化的催化剂。

南斯拉夫人迁入巴尔干半岛之后,其宗教信仰周边的影响。公元11世纪,基督教分裂出东正教与天主教两派,双方分裂势力穿过巴尔干半岛,以波黑作为分界线。

这条分界线也曾经是东西罗马帝国的分界线,罗马帝国分裂成东西罗马之后,东罗马帝国不断东征西扩,形成了强大的拜占庭帝国,延续罗马帝国的统治;而西罗马帝国因抵挡不住蛮族入侵,被蛮族攻陷占领最终灭亡。

拜占庭帝国势力囊括了南斯拉夫民族分布的东部(塞尔维亚、马其顿及黑山),所以受其宗教文明影响,居住在这些区域内的南斯拉夫人,全都信仰东正教。

而南斯拉夫人分布的西部地区(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处在日耳曼民族(意大利、奥地利)的势力范围内,生活在该区域的南斯拉夫人受其影响信仰天主教。

南斯拉夫各民族分支,形成了天主教与东正教两股宗教势力对立的局面。不过这种情况延续到14世纪就发生了转变,因为奥斯曼帝国入侵征服巴尔干,强制信仰鲍格米勒教(基督教异端教派)的波黑皈依教,由此催生出了波黑民族,导致南斯拉夫宗教局势,从两教对立的关系向三教分野的方向发展。

▲南斯拉夫宗教分布,绿域信仰教,橙域信仰天主教,黄域信仰东正教

正是在特殊地理条件、复杂民族成分及宗教色彩的冲击下,南斯拉夫民族的各分支才逐渐形成自己的民族分界,并从部落联盟向建立国家的方向发展。所以中世纪时期的巴尔干地区,诞生出了若干王国,其中就包括克罗地亚王国。

拖米斯拉夫带领克罗地亚人,于公元10世纪占领巴尔干半岛的潘诺尼亚平原,并在统一南部沿海地带达尔马提亚城邦之后将二者合并,建立起独立的克罗地亚王国。而达尔马提亚领土,就是克罗地亚占据前南大部分海岸线的关键。

达尔马提亚位于亚德里亚海东岸,与意大利半岛隔海相望,拥有众多的岛屿及天然良港,一直以来都是强邻的争夺之地,被威尼斯,奥斯曼帝国以及奥匈帝国等强国先后占据。

威尼斯是意大利城邦国家,位于亚得里亚海顶部位置,是欧洲与地中海贸易通道的必经之地,所以凭借自己的地理优势从海上贸易中崛起。克罗地亚王国统治达尔马提亚时期,威尼斯的亚德里亚海扩张就一直受阻,过路还得向对方支付通道费用。争夺达尔马提亚对威尼斯来说很重要,是其建立海洋帝国的重要一步。

克罗地亚王国存在了一个多世纪,就因王室血统终结走向衰亡,领土被北部的匈牙利王国吞并,威尼斯为了抢夺达尔马提亚海岸,夺得亚得里亚海的统治权,与匈牙利王国展开了长达几个世纪的争斗。

公元13世纪,匈牙利在路易国王的带领下,占领了达尔马提亚的大部分城镇,威尼斯被迫与其签订停战条约,放弃争夺达尔马提亚的统治权。结果匈牙利王国内部陷入王位争夺战,无力再控制达尔马提亚,就把王权野心放在征服北意大利的身上。

为了寻求结盟关系,匈牙利把自己在达尔马提亚的所有权(仅限滨海城市扎达尔),卖给了威尼斯共和国,使其获得了征服达尔马提亚的合法性。威尼斯趁着匈牙利与奥斯曼帝国的作战时期,逐步将达尔马提亚据为己有。

奥斯曼帝国是14世纪崛起的,崛起之后向巴尔干半岛扩张,击败了匈牙利、拜占庭、保加利亚以及其他欧洲小国,逐步成为巴尔干半岛的“主人”,随后逐步向巴尔干半岛推广教,不少南斯拉夫人被同化成为。

为了争夺地中海海上霸权,控制商贸商路,奥斯曼帝国又把扩张目标锁定在威尼斯身上,与威尼斯爆发了七次战争,将其统治的达尔马提亚占领。

维也纳战争是奥斯曼帝国的命运拐点,奥斯曼帝国西征维也纳失败之后,国力由盛转衰,在桑塔战役中输给了奥地利,最后被迫寻求和谈,与多国签下了《卡洛维茨条约》(1699年),条约中不仅将匈牙利以及克罗地亚的大部分领土都划给奥地利,还把达尔马提亚重新归给了威尼斯。

达尔马提亚南部有一个叫拉古萨的地方,14世纪曾与威尼斯缔结过《扎达尔和平条约》,拥有相对独立的主权,所以达尔马提亚被威尼斯掌控之后,拉古萨还是保留了大部分的独立性,只承认威尼斯的宗主权。

威尼斯此次重获达尔马提亚之后,势力直逼拉古萨共和国。拉古萨担心领土会被威尼斯蚕食,索性把自己北端的一小块土地分给盟友奥斯曼帝国。目的是为了制造两地的缓冲地带,保证自己的领土安全。

而这块土地在达尔马提亚和拉古萨之间的地区就是涅姆,涅姆变成奥斯曼帝国领土之后,归给了波斯尼亚省管制,这就是波黑拥有海岸线的历史依据,之后还成为了波黑的永久组成部分。

奥斯曼帝国衰弱之后,欧洲争霸局势发生了改变,拿破仑在法国大革命的背景下崛起。拿破仑为了角逐意大利,带领法军与控制意大利北部的奥地利发生了战争,并且中途还向威尼斯共和国提出结盟请求。

威尼斯当时扮演的是中立国的角色,所以拒绝了法国的结盟请求。结果拿破仑击败奥地利后,为了换取奥属尼德兰,与奥地利之间做了秘密交易,两国还为此签订了《坎波福尔米奥条约》。条约当中的秘密条款就是瓜分威尼斯,而威尼斯被拿破仑随便按了个反法罪名后,就被法国灭国了。

意大利战场胜利以后,拿破仑占领了奥地利和威尼斯的大部分领土,其中就包括克罗地亚和达尔马提亚。但后来在远征俄罗斯的过程当中兵败莫斯科,其建立的帝国霸权也随之瓦解,克罗地亚、达尔马提亚等地还没被法国“捂热”,就又流转到奥匈帝国手中。

奥匈帝国是一战战败国,一战结束后被肢解成若干个国家。由于威尼斯共和国曾经控制过达尔马提亚,因此后来获得统一的意大利也对这块土地提出领土诉求。战争期间英法为了拉拢意大利王国加入同盟国,曾允诺会在战后将达尔马提亚瓜分给意大利,结果意大利还是向协约国倒戈了。

而当时的巴尔干地区刚好刮起一股“南斯拉夫主义”,南斯拉夫各民族分支为了摆脱长期以来被外族(奥地利、匈牙利、威尼斯、奥斯曼等)侵略的命运,联合到一起争取独立。在塞尔维亚(战胜国阵营)的领导下组建了南斯拉夫王国,这是南斯拉夫人史上的第一次统一,而意大利只拿走了达尔马提亚的扎达尔。

南斯拉夫王国将达尔马提亚并入克罗地亚省后,基本奠定了克罗地亚的现代版图。克罗地亚海岸线是历史因素形成的,早在克罗地亚王国期间达尔马提亚就已经是他历史版图中的一部分,虽然被大国割据分分合合多年,最终还是在南斯拉夫王国时期重新合并到了一起。

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克罗地亚顺理成章继承其“历史遗产”,拥有这五千多公里的海岸线年南斯拉夫王国将克罗地亚与达尔马提亚合并成“克罗地亚省”

南斯拉夫王国成立之后,塞尔维亚民族企图建立霸权,不承认南斯拉夫其他民族的存在,硬是把克罗地亚等民族说成是自己的民族分支,还流放了很多反对大塞尔维亚的克罗地亚人,导致塞克两族民族关系非常紧张。

▲1941年克罗地亚宣布独立,成立克罗地亚独立国,并且加入轴心国行列,成为法西斯政权的傀儡国家

纳粹集团只用了11天就将整个南斯拉夫王国控制,而克罗地亚的乌斯塔沙军队在王国灭亡之后,对塞尔维亚人、犹太人等民族展开种族大清洗。据统计,当时有4万犹太人及40万塞族人被乌斯塔沙残忍屠杀,这也是塞克关系走向恶化的最主要原因。

后来南斯拉夫在铁托的带领下复国。虽然南斯拉夫的民族矛盾,在铁托的统治下暂时得到压制,但却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因为铁托是克罗地亚人,扶持克罗地亚发展,把大屠杀行动的恶行全都推给纳粹,刻意模糊塞克矛盾,为之后的分裂埋下祸根。

铁托去世之后,南斯拉夫便成一盘散沙,各民族分支各谋其路分解出6个独立的国家。由于波黑的地理位置夹在克罗地亚与塞尔维亚领土之间,所以其民族构成除了以外还有塞克两大族。南斯拉夫解体之后,三族在波黑独立问题上产生了严重分歧。

穆族和克族立场一样,都主张独立,不同的是穆族主张建立中央集权国家,而克族主张建立联邦制国家;塞族则不同意独立,他们希望塞族人都生活在同一个国家,主张与塞尔维亚国合并成新南斯拉夫,所以三族开始为各自的政治主张做斗争,最后在矛盾激化的情况下爆发了波黑战争。

波黑战争是南斯拉夫解体的产物,可以算是南斯拉夫民族矛盾的缩影,但他不单单只是境内三族的斗争,其背后还有西方势力的干扰以及塞克两国的介入。塞族的背后是以俄罗斯为主的东正教国家,穆族的背后是世界国家,克族的背后是则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

除了西方势力的军事援助以外,塞克两国也都派出援兵为自己支持的一方作战,而波黑境内的穆克两族担心塞族一家独大,还联合到一起对付塞族。

涅姆的地理位置临近克罗地亚,居住人口也基本都是克罗地亚人,但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克罗地亚不仅没有强占涅姆,反而将其拱手相让给波黑。其中缘故与涅姆港的出海价值,以及穆克两族建立的战争友谊有关。

涅姆港没有出海空间,被克罗地亚的佩列沙茨半岛以及其他岛屿阻隔,如果克罗地亚不允许波黑船只进入国际海域,那波黑的这段海岸线就等于“形同虚设”。而穆克两族在波黑战争期间有合作关系,克罗地亚也给予过武力支持,所以不愿在一段价值不大的海岸线上与波黑起争执。

虽然出海空间不高,但涅姆港的存在还是严重影响了克罗地亚的南北交通,因为他将克罗地亚北部主体领土,与南部的杜布罗夫尼克隔开,导致克罗地亚要途经波黑才能互通。为了加强南北联系,克罗地亚决定修建佩列沙茨大桥,将截成两段的领土连接到一起。

佩列沙茨大桥不只是克罗地亚的“统一之桥”,还是欧盟的资助项目,主要资金来源都在欧盟。但波黑一直都想加入欧盟,欧盟为了帮助克罗地亚重启项目,给波黑施加了不少压力。

再加上波黑与克罗地亚有个跨境大桥的项目——萨瓦河公路大桥,克罗地亚以不配合跨境大桥建立为要挟,警告波黑不要再阻拦佩列沙茨的搭建,最后波黑还是与克罗地亚达成了共识。但是波黑提出了大桥必须高于海平面55米的要求,避免影响涅姆港的通航,不过波黑根本没有高于55米的船只,这只是故意为难克罗地亚而提出的条件。

虽然佩列沙茨项目在欧盟的资助下顺利重启,但波黑境内民族党派对这一项目始终各持己见。因为波黑虽然是统一的国家,但其内部是三族分治的情况,穆族、克族及塞族会轮流执政。为了争夺执政权,他们便利用佩列沙茨大桥项目做文章,佩列沙茨大桥项目早就从克罗地亚与波黑之间的问题,转变成波黑自己的内部争议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